来自 纪元彩票网址 2018-08-19 14:36 的文章

对杂志社来说风险很大长篇漫画最少要有十几话

“我是《周刊new world》的编辑,能约你出来见一面吗?”
 
    《周刊new world》?
 
    这个杂志在云海也很有名气,单期销量在50万左右,因为是周刊,出版频率快,所以读者黏着度要比《月刊drear》更高。
 
    只是,沈昕和《周刊new world》并没有交集,不清楚对方找他有什么原因。
 
    “没问题。”沈昕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。
 
    “那你现在有时间吗?”对方接着问道。
 
    “有,但……”
 
    “那好,我在市中心的星巴喏等你。”对方根本不给他反映的时间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 
    能不能先让我把话说完?我要把菜送回家呀。
 
    沈昕内心郁闷,他家与星巴喏的方向刚好相反,但如果他想见一下这个神秘的编辑,就必须直接赶往星巴喏。
 
    思前想后,沈昕都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,便决定去见一下这名女编辑。
 
    搭乘地铁,沈昕匆匆忙忙地来到了编辑指定的咖啡厅,推开门环视四周,并没有他熟识的人。
 
    啊——失败!
 
    刚才忘记询问两个人怎么相认了。
 
    但话又说回来,那名急躁的编辑也没给他说话的机会,而且,因为对方是用座机打的电话,他也没办法和女编辑沟通。
 
    沈昕没了脾气,不得不考虑是否离开。这是,靠窗的位置突然有人举起手来,对着他招手。
 
    他的视线立刻移动过去,发现举手的是一名长发美女。
 
    她年纪并不算太大,大约20岁出头,但披肩蓬松的烫发却让她看起来相当成熟,与其饱满的身材相互衬托,极具魅力。
 
    柳眉凤眼、鼻梁高挑,再搭配性感的嘴唇,不得不说,这个女人的样貌对大部分男生都很有吸引力。
 
    她是编辑?
 
    沈昕看过《食梦者》和《重版出来》,里面的编辑大部分都很邋遢,和面前的女人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。
 
    沈昕不太确定,但还是走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你是沈昕吧?”女人站起身来。
 
    穿着高跟鞋的她,只比沈昕矮了一点头尖。
 
    “是,请问你是……”沈昕诧异道,他没和这个女人见过面,不过听声音,确实是和他通电话的女编辑。
 
    “你先坐。”
 
    女人挥手叫来服务员,要了两杯咖啡。
 
    等咖啡端上后,女编辑也把自己的名片递交给了沈昕。
 
    沈昕低头看了一眼上面的内容,“颜馡,《周刊new world》杂志责任编辑……请问,你找我来有什么事?”
 
    “你现在的年纪,应该不大吧?”颜馡好奇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马上18岁。”沈昕如实说道。
 
    宿主在上学的时候,有过跳级,考入大学时,还不到17岁。从这一点来说,宿主在美术是的天赋要比一般更出色很多。
 
    “这么年轻?”颜馡诧异道。
 
    “我下半年生日。”沈昕耐心解释道。
 
    好多网文作者都是“永远的18岁”,但他却是货真价实的未成年人。
 
    颜馡听了沈昕的解释,又多看了两眼沈昕。
 
    对于漫画家来说,年纪越小,就意味着潜力越大。
 
    哪怕在华夏,未满二十岁的漫画家依然不多,更不用说云海了。
 
    颜馡打开身边的手提包,把《魔女》的复印稿递给了沈昕,“这是你的作品?”
 
    沈昕点了点头,虽然是黑白复印稿,但确实把封面都复印了下来,自己的名字、以及电话号码都写在封面上——这是他的字迹。
 
    “我记得我把这个本子给《drear》的王编辑了,你是从他手里拿到的这本同人志吗?”沈昕不解道。
 
    “算是吧。”颜馡有些尴尬地端起咖啡杯。
 
    如果沈昕知道他的本子被王闻弘扔了,估计会被气炸。
 
    考虑到这个因素,颜馡没有实话实说,相较于一时之气,她还是希望沈昕能把精力放在绘画上。
 
    “这样啊。”沈昕揉着下巴,有些猜不透颜馡和王闻弘的想法。
 
    不同杂志社的编辑,难道不是敌人吗?王闻弘怎么会把他的同人志转交给颜馡?
 
    就在沈昕思考缘由的时候,颜馡也放下了杯子,扭头注视着他。
 
    “我知道你把《魔女》的稿件给了《drear》,但我很喜欢你的分镜和构图,希望你能向《new world》投稿。当然,我们给出的稿费,不会低于《drear》。至于故事,我可以去找其他原作,你只需要把原作化成漫画就行了。”颜馡说道。
 
    沈昕听了颜馡的话,眉头跳了一下,这个美女编辑很显然认为他编写故事的能力极差。
 
    拜托,他在地球可是网络小说家,虽然只是三流,但三流也是“流”啊,千万别看不起人。
 
    再说,他看过的漫画也不少,里面的套路也知晓一些,加上漫画胶囊的加成,构思一部漫画的大纲,应该问题不大。
 
    最重要的是,无论颜馡找谁合作,稿费都要和对方平分,如果对方在业界有一定知名度,他得到的钱会更少。
 
    他坚决不同意和另一个人平分稿费。
 
    基于这个原因,沈昕不假思索,立刻摇头,“故事……我自己能搞定,不需要其他人。”
 
    “啊?”颜馡皱起眉头,看向沈昕的眼神充满了质疑。
 
    沈昕有些上头,但他也能猜到颜馡的心思,谁让那篇《魔女》的稿子,在剧情方面确实不太行。
 
    “要不这样,等我画出na,你再判断是否能合格。”沈昕提议道。
 
    颜馡稍作思考,便点了点头,“也行……不过,第一篇必须是短篇。”
 
    “短篇?”沈昕眨了眨眼睛,额头有些冒汗,“长篇不行吗?”
 
    他可从没看过什么短篇漫画,这让他去“参考”谁的漫画?
 
    “必须短篇。”颜馡很认真地说道,“给新人直接连载长篇漫画,对杂志社来说风险很大。长篇漫画最少要有十几话的长度,万一,漫画在连载三五话后,没了后劲,杂志社是会赔钱的。我看好的是你的分镜头和构图,而只会这两样,并不能让你成为顶级漫画家。抱歉,我不能冒这个险。”
馡双手捧起咖啡杯,“我看你画风很有肉感,比较适合恋爱类的漫画,《魔女》也是篇带有恋爱风格的短篇。我的建议是——你第一部漫画,最好是恋爱漫画。短篇和长篇之间,有一些相似的地方。”
 
    诶?
 
    恋爱?
 
    等等……你是说,让我一个死宅,画一部原创恋爱短篇?你的心该是有多大啊?
 
    沈昕咬着嘴唇,有种要哭的冲动。
 
    他郁闷的喝了一口咖啡,画一部短篇恋爱漫画,对现在的他来说,确实有一定难度,因为没有相关的经验。
 
    这时,星巴喏的门被推开,视线正对门口的沈昕,不自觉地看了一眼门口,眉头立刻皱起。
 
    颜馡不明所以,也扭过头看向进来的人。
 
    那人个子挺拔,体形消瘦,戴着一个黑色镜框的眼镜,脸上挂着职业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