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纪元彩票网址 2018-08-19 14:38 的文章

不成熟这样的话沈昕或许还会好受

  “王闻弘……”
 
    颜馡的神色也变得难看起来。
 
 第4章 王闻弘与他的漫画家
 
    尴尬!
 
    刚刚才承认沈昕的同人志,是她从王闻弘手里拿到的,没想到转眼就遇到了王闻弘。
 
    早知道这样,应该实话实说才对。
 
    真是的,没事做什么好人……
 
    颜馡心中有些懊悔,同时也希望王闻弘别发现她。
 
    然而,怕什么来什么,颜馡正准备回头,却看到王闻弘也扭头看了过来,微笑着和颜馡打了一个招呼,与身后的年轻人说了两句话后,两个人一起朝着颜馡和沈昕走来。
 
    “颜编,好久不见。”王闻弘走到颜馡的桌前,“听说《new world》最近的销量有些下降,真是遗憾啊。”
 
    嘴里说着遗憾,但王闻弘脸上的笑容却始终没有消失。
 
    “确实不太行了。”颜馡叹了口气,“《new world》一个月的销量,只相当于《drear》三个月卖出的杂志,这样下去,《new world》肯定要亏本的。”
 
    沈昕紧绷着嘴,勉强没笑出声来。
 
    这些话,真的太损了。
 
    《new world》单期销量和《drear》差距不大,但周刊的优势就是发行周期短、综合销量大,读者的黏着性也更高。
 
    如果《new world》亏本,那说明《drear》的日子也不好过。
 
    王闻弘脸色发黑,但很快恢复正常,依旧是熟悉的职业笑容,甚至让沈昕感到了一丝不舒服,而在微笑的后面,似乎还隐藏着些什么东西,但他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。
 
    “那是之前。再过一段时间,《drear》肯定能让你们大吃一惊。”跟在王闻弘身后的人突然开口说道。
 
    沈昕的目光也随之被吸引了过去。
 
    王闻弘的身高将近一米八,与沈昕相仿,而他身后的那名年轻人则更高。
 
    这个年轻人留着长碎发,眼神凌厉。上身穿着一件蓝色的t恤,脖子上挂着一条银色的项链,下面穿着膝盖破洞的牛仔裤,每个手指都带着一枚金灿灿的戒指。
 
    看起来只是普通的衣服,但沈昕觉得,这套衣服,不……这个年轻人的打扮有些花哨、浮夸!
 
    这是沈昕在看到这个人后,所留下的印象。
 
    “恕我眼拙,请问你是谁?”颜馡皱起眉头。
 
    “我嘛,就是一个新人,也没什么名气,你就当没听过我就行了。”男子脸上带着轻笑。
 
    王闻弘轻笑两声,“别听他胡说,他叫陈子蛟,我在前两天的同人展上,费了好大功夫,才找到的新人。一天之内,他在同人展上卖出了四百本同人志。”
 
    “四百本?他?”
 
    沈昕惊讶的喊出声来。
 
    陈子蛟嘴角上翘,得意地看了一眼沈昕。
 
    因为制作成本原因,同人志的定价通常很高,大部分在40元到50元左右,而买到手的同人志大多在三十页上下。受到价格、页数的影响,同人志的销量一般不会太高。
 
    《魔女》只是印了四十册,沈昕在即将日落的时候,才勉强卖完。而陈子蛟却在一天卖出400本同人志,可以说是相当夸张了。
 
    如果有一个词来形容,只能是“天才”。
 
    颜馡听了王闻弘的话,也刻意看了两眼陈子蛟,“原来是‘大手’。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,看一下你的作品?”
 
    “大手”,是一些在同人圈子里,有一定知名度的同人画家,画工娴熟,风格也比较固定。
 
    “当然可以,我最喜欢美女欣赏我的作品,如果有机会,我希望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探讨作品。”陈子蛟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 
    王闻弘摆了摆手,“别听他胡说,他只是花了几本r18的本子,但每一本的销量,都在500册左右罢了。”
 
    看到颜馡露出了震惊,王闻弘的神色难免有些得意。
 
    他看了一眼沈昕,问道:“颜编,这是你新找的漫画家吗?看起来年纪不大,应该不到20岁吧?应该和陈子蛟的年纪差不多吧?嗯,希望你不要看走眼,毕竟,不是哪个人都是天才。”
 
    嗯?
 
    沈昕心中突然感到了不妙,他在同人展上,把《魔女》的同人志递给了王闻弘,但对方似乎忘记了他。
 
    “老师,我在同人展上,把稿子给了你。”沈昕耐着性子说道。
 
    “是吗?”王闻弘一愣,随后脸上露出了惊讶,他揉了一下眼睛,仔细看了沈昕两眼,总算有了印象,“没错,你好像是给了我一本同人志。那一天我收到的稿子太多,可能把你的稿子忘在哪了吧?真是抱歉。不过,你能跟着颜编,也说明你的运气不错,好好加油,别让我失望。”
 
    嘴里说着抱歉,但王闻弘却丝毫没有抱歉的意思。
 
    沈昕眉头微蹙,看着一脸轻笑、毫不在意的王闻弘,紧紧握住了拳头,刚要站起身反驳,却听到颜馡语气冰冷的声音:“王编……我很期待你和你的新伙伴所带来的‘惊喜’,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 
    “那当然,实话实说,我也很期待和‘大手’间的合作。”王闻弘揉着下巴,心情愉悦,“两位,我就不打扰你们了,希望你们……合、作、愉、快。”
 
    陈子蛟也吹了一声口哨,对颜馡来了一个飞吻,嬉皮笑脸的跟着王虹闻离开。
 
    颜馡脸色铁青,直到两个人离开后,她才深吸一口气,随后一脸歉意地对沈昕说了“抱歉”。
 
    “为什么道歉?”
 
    “因为骗了你。”考虑到沈昕的自尊心,颜馡依旧没把全部原因说出来。
 
    “其实,我要感谢你。如果不是你,我可能连和他们对决的资格都没有。”沈昕十指交叉,手指因为太过用力,而使皮肤失去了血色。
 
    “你也看到,《new world》和《drear》之间是直接竞争的关系,如果有机会,他肯定会得瑟一下。其实,你纯属躺枪。”颜馡一脸歉意。
 
    “或许吧,但被人质疑、甚至无视,这就是我的事了。”沈昕有些郁闷。
 
    如果王闻弘说一些像“故事混乱、一塌糊涂”,“画风不严谨、不成熟”这样的话,沈昕或许还会好受一些,毕竟这些是作品中,确实存在的问题。但被直接无视,沈昕有些难以接受。
 
    无视,等同于“不存在”。
 
    就算是为宿主挡枪,但他也要向王闻弘证明,王闻弘的看法是错误的。
 
    看到沈昕不太开心,颜馡也想要转移话题,“你刚才能压住火气,也真的挺不容易的。”
 
    呵呵……哪里是不想发火?而是在想发火的时候,被你打断了。
 
    沈昕心中嘀咕道。
 
    “别看杂志社间的关系不怎么样,但彼此间的消息却非常灵通,毕竟我们也知道,我们的下一站是什么地方。如果一个新人画家对编辑指手划脚、甚至与编辑发生争吵,很容易在编辑圈子中,流传开来,对其以后的发展不利。
 
    “对编辑发火,甚至对杂志社发火,是台柱的特权……我是不是多说了什么?”
 
    看到沈昕一脸僵硬,颜馡沈昕的面前晃了一下手指。
 
    “没……当然没有。”沈昕连连摇头。
 
    无论哪个行业,想要有话语权,必须站在这个行业的顶端。
 
    他既然有了这样一个机会,一定要好好把握。
 
    “对了,名片上由我的电话和杂志社的地址。等你画好na,务必转交给我,我们再根据具体内容,对na进行修改。”颜馡提醒道。